北京弱电施工

福贡木尼玛大桥:峡谷天堑变通途 边疆人民过上

更新时间:2021-10-10

  初夏的夜晚,沿着滨江走廊来到福贡县城江西易地扶贫搬迁点,怒江大桥叠级花台花开正艳,搬迁安置楼依山傍水,中交福贡木尼玛大桥车辆穿梭。宽敞的广场上,群众弹起弦子,唱起来,舞起来

  “晚饭后,只要有空闲,我们总喜欢到滨江走廊逛一逛。这几年,福贡县城变化太快了,几天不见就有新的惊喜。”上帕珠明林村致富带头人胡秀花和家人在江边散步。在各级党委、政府和中交集团帮扶下,她成立了建筑公司,搬到县城,带起了一支傈僳族施工队伍,四处务工挣钱。

  “看,这就是我们怒江最宽最漂亮的中交福贡木尼玛大桥。旁边还有一座新的吊桥正在施工,搬迁群众过江越来越方便了。”胡秀花边走边拍视频,发给远在宁夏、湖南的工友们。

  福贡县地处怒江大峡谷腹地,修路难,架桥更难,交通内联不通,外联不畅,大部分民众出行靠走路、过江靠溜索、运输靠人背马驮。这曾是福贡县高山村寨傈僳族、怒族群众生活的真实写照。

  “当时,我们最苦的是过江,要么过溜索,要么绕道十几公里,走七八个小时山路,到有桥的地方过怒江。”原碧江县委副书记的鲁国壁回忆说,上世纪70年代初,碧江县古登到架科底,5个乡80公里的地段只有4座过江桥,干部群众过江大多靠溜索,非常艰险。

  改革开放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福贡境内的跨江桥梁建设步入快车道,从吊桥到永久性大桥,各类桥梁飞架怒江,联通东西两岸,串联起各族人民的美好新生活。

  “从古登到匹河怒族乡,不到30公里的地段现在有9座跨江桥梁,仅福贡县城就有6座各式桥梁,各族人民过江难问题得到彻底解决。”福贡县交通运输局相关负责人说,精准扶贫中,福贡县构建起以怒江美丽公路为轴心的县、乡(镇)、村组公路,架起了50座跨江大桥,解决了民众的出行难问题。

  2018年12月30日,总投资508万余元的马吉乡马吉米村乔马桥如彩虹般飞跃怒江,连接东西两岸,困扰乔马嘎人的天堑变成了通途。

  如今,一座座连心桥、幸福桥连通怒江两岸,人员与车辆畅达。原先藏在深山的草果、茶叶、核桃、蜂蜜等山珍,伴随着滚滚车轮过江入城,鼓起了山区群众的腰包。

  “几年前怒江上修了桥,村民们不用溜索过江了。山上的贫困户都搬迁到山下的安置点,山上没搬迁的村子都通了水泥路。群众看病,坐车十几分钟就到卫生室。”石月亮乡乡村医生邓前堆说,党和政府架起了一座座彩虹桥、幸福桥、连心桥,让边疆人民过上了好日子。

  “现在托的福,生活太幸福了。以前只有梦里才有这么好的桥、这么好的路、这么好的生活,如今实实在在摆在眼前了。”家住上帕镇腊吐底村的村民叶利娜说,木尼玛大桥通车后,自己回江对岸老家管护草果园、茶园不用再绕路,桥边搭个车,十几分钟就到了。

  初夏,福贡县竹叶菜采摘季节,胡秀花爬山进村,格外忙碌。她要带领村民成立合作社,办一个竹叶菜加工厂,让各地消费者一年四季都可以品尝到福贡最美的山珍,拓展山区农民致富路。“现在,从高山到城里开车两三个小时就到,过江也就几十分钟的车程,运输条件改善了,竹叶菜深加工大有可为。”胡秀花对未来信心满满。

  2021年一季度全球PC出货量猛增55%!联想、惠普等五大品牌增长均超50%

  统计局:前2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增长35.1% 比2019年1—2月份增长16.9%

  三星i908E快速指南&用机技巧:Touchwiz、重力感应等黑科技太好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