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弱电施工

空中游览换个角度看贵州

更新时间:2021-10-10

  网友工蜂是一名有着8年滑翔伞飞行经历的“老鸟”。说起最初选择飞行的原因,工蜂直言是为了缓解工作压力,但当他渐渐地从初学者变成老师傅,随着气流在空中盘旋升高,一个前所未有的世界在工蜂眼前打开了。

  “就像在无人机镜头里看到的那样,平时熟悉的景观在脚下越来越小,不同的是:天空更蓝,云彩更近,身体像鸟儿一样自由。”8年来,工蜂飞行的足迹遍布全国,但他最爱的还是贵州清秀的四季。从初学时期的乌当奶牛场、龙里大草原,到六盘水牂牁江、乌蒙大草原、金沙白云山、息烽西山……天气好的话,工蜂每个周末都想出门飞一飞。

  “那里的山不高,是贵州最容易留空的地方。”工蜂告诉记者,“留空”指的是滑翔伞从起飞到降落的时间,业内对于飞行经验的计算主要是根据“留空”时间。2020年,“老鸟”工蜂在由贵州省体育局与六盘水市人民政府主办的“翱翔贵州”第八届牂牁江滑翔伞公开赛上获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

  普通人想要像工蜂这样翱翔于广袤天际,俯瞰贵州大地,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除了对于飞行的热爱,过硬的心理素质,良好的运动能力,从学伞考证到装备购买,都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好在随着航空运动的发展,滑翔伞飞行基地的建设,更多人可以在基地教练的双人带飞下,过一把空中游客的瘾。

  在贵州省鹏图滑翔伞运动俱乐部主任樊小卉看来,有着世界三大滑翔伞圣地美誉的土耳其费特希耶每年都为数以万计的游客提供令人难忘的空中旅游体验,贵州作为山地公园大省,也具备这样的条件。“游客通过资深双飞教练带飞,从空中俯瞰贵州的秀美山水,所带来的视觉感受是极其震撼的。”

  2017年,国家体育总局批复,支持贵州创建全国体育旅游示范区,为贵州体育与旅游深度融合、进一步探索新业态、新模式、新动能、新机制提供重要的政策保障。2018年,贵州首创“翱翔贵州”品牌,通过赛事活动让更多人认识航空运动,从而走近航空运动,创新旅游业态,助力体旅融合。目前,龙里大草原、金海雪山、遵义播州区团溪镇,都有滑翔伞飞行基地为游客提供空中旅游服务,体验价格在千元上下。数据显示,从2020年旅游复苏到日前,前来这三个基地体验滑翔伞的游客已超过6000人。

  “好山好水好服务,我认为是打造国际一流山地旅游目的地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贵州有很好的自然风貌、山川风景,适合发展形式多样的户外运动,航空运动正是其中之一。但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贵州都还需要更多提升,才能满足‘国际一流’的标准。”樊小卉说。

  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古人爱筑高台,为的是在云雾缭绕中感受“天上街市”的梦幻景致。如今,现代文明快速前进,但人们对于在“空中”漫步的愿望却始终存在。在贵州,随着2019年9月一期投资2.4亿元的石阡仙人街景区开门迎客,世界上最长的悬挑空中玻璃走廊、悬崖秋千、悬崖滑索等空中娱乐项目在网络上迅速走红。

  这些建在“空中”的主要景点,让游客旅游体验后连连称绝。其中,世界上最长的悬挑空中玻璃走廊:悬空于550米高的峭壁之上,整体由山体伸出直线米。站在悬挑空中的玻璃走廊上,清晰可见崖底,真可谓人在走,廊在抖,相当震撼刺激。而拥有世界最完整的整体巨石的天然仙人石板街,街长约2000米,宽约88米,其间有一条渡仙桥,由巨型的钢柱和几十条钢索固定住桥身,桥面采用9D玻璃安装,自带感应功能。有的路段,游客踩上去玻璃不仅会出现碎裂效果,更能清晰听见玻璃破碎的声音。

  “网红玻璃栈道很多,但像石阡仙人街做得这样极致的景点却也不多,走在上面蛮刺激的。此外,这里还有很多配套的空中娱乐项目,感觉一网打尽了。”一名广东的游客指着不少游客正在围观等候的悬崖秋千说。据悉,石阡仙人街的悬崖秋千项目,坚固铁链做安全带,背后固定一条绳索保持摆渡。游客坐在悬崖边荡秋千,可体验到空中飞人的感受。此外,晴空万里之时,行走于峭壁悬索木板上,既能感受悠然自得的“仙气”,又能体验到空中项目的惊险刺激。

  无独有偶。在安顺,西起关岭立交,上跨坝陵河水道,东至320国道的坝陵河大桥,不仅是“中国第一、世界第六”的钢桁架悬索桥,同时正日益成长为享誉世界的空中极限运动圣地。

  自2012年坝陵河大桥跳伞国际邀请赛成功举办,首开中国大桥跳伞赛先河,创下多个第一。坝陵河大桥每年都吸引着无数世界低空跳伞高手至此,同时,依照大桥特色所开发的空中极限运动体验则成了更多体育旅游爱好者的网红打卡地。

  2019年,坝陵河大桥蹦极活动一经推出,便刷新了吉尼斯蹦极世界纪录,以370米的高度,成为世界最高商业蹦极跳设施。而除了跳伞、蹦极,在坝陵河大桥上还可以体验高空漫步、玻璃栈道、大秋千、溜索等多种高空运动。

  傲居武陵之巅,历经14亿年的沧海桑田,从一片深海泽国中浮出水面,继而演变成矗立于喀斯特“海洋”中的生态绿岛。2018年,中国贵州省梵净山在巴林麦纳麦举行的世界遗产大会上入选世界自然遗产名录。

  山体高耸、沟谷深切、云雾缭绕、气象万千,站在海拔2572米的梵净山顶,看座座山峰孤悬于云海之间,一种置身于天空之城的旅游体验油然而生。

  通常来说,登山靠脚力。想要登上这武陵之巅,万步云梯值得挑战。但近年来,随着江口山门梵净山索道的开放,越来越多的游客选择乘坐索道这一更具特色的空中移动景观平台,饱览山间风景。“缆车的速度快且平稳,天气好的时候,可以看见小朵小朵的白云飘浮在山间。”一位常来梵净山拍照的摄影爱好者说。

  的确,3500多米的索道将上山的行程缩短到了20分钟,不仅解决了游客的登山难题,同时提供了欣赏山岳风光的新视角。更加重要的是,索道的开放减少了游客在梵净山的滞留时间,加快了生活垃圾的运转速度,对世界遗产地保护同样发挥作用,在以创新旅游体验吸引客流的同时,也激活了梵净山周边地区的服务业发展。

  “索道开通后,有80%的游客从江口县进入景区,使得江口县的服务业、城镇业得到了发展,同时也带动了周边社区的农家乐、民宿等220多家,旅游从业人员2.5万余人。”江口县文体广电旅游局全域旅游发展中心主任龙超说。

  同样以索道为游客提供新奇旅游体验的还有六盘水梅花山。从六盘水师范学院起始到梅花山高炉村终止,沿途经过龙滩大山中继站、滑雪场中继站,2018年投入运营的梅花山索道,全线贯穿梅花山旅游景区,单程总长9.91公里。

  作为目前世界上最长同路径山地索道,乘坐梅花山索道目前已经成为游客打卡六盘水市区的必选项目。在广东游客蒋女士看来,坐在全景轿箱里,可以俯瞰城市景观、湿地公园,高空穿越高原湖泊、峰丛峡谷。“之前在香港大屿山、海洋公园也乘坐过观光索道,但乘坐时间都不够长,梅花山的索道单程大约1个小时,可以说坐得很过瘾。”

  2020年底,贵州印发《关于推动旅游业高质量发展加快旅游产业化建设多彩贵州旅游强省的意见》并指出,“积极发展以民族和山地为特色的文化旅游业,加快推动‘山地索道省’建设。”对于山地大省贵州来说,索道作为前往旅游目的地的交通工具,不仅扩展了景区的接待能力,有效地保护了景区的生态环境,同时索道也作为一种新兴的空中旅游产品,丰富了游客的旅游体验。

  贵州师范大学二级教授、贵州旅游协会副会长张晓松表示,贵州山地多,许多景区与山相连,遇山翻山已成为常态,以往只能在山脚望山,在人流中挪步上山,不仅费时、费力,还存在一定安全隐患。索道的修建,让游客在体验和游乐的过程之中,拉动了整个旅游经济的多样化组合。从这些意义上来看,建设“山地索道省”对贵州旅游产业化和高质量发展,具有非常大的创新推动作用。